自白

﹝一﹞
啪咑、啪咑的連續聲響,規律地從我鞋底傳來,那像是在淺溪上不停奔馳的馬兒,也像是午
後驟雨拍打在鐵皮屋簷上的聲音。它清脆的就像一連串銅鑼的節奏刺進我的心肺脾,催促著
我全身每一束緊繃的肌肉。

隔開鞋底與地面的,是一層黏膩的腥紅色瀝青。我險些滑了個半跤,雙手慌忙的在空氣裡亂
抓著。稍稍穩住腳步後,回頭一看,真不妙,這樣很快就會被人發現行蹤了。

『你是笨蛋嗎?我真是受夠你了!快把鞋子脫掉,換上什麼都好,光腳都比現在好!』

我瑟縮了一下,胡亂地把鞋子從腳上拔下來。然而目光所及的地方,根本沒有一雙像樣的外
出鞋。我再次以求救的眼光望向他。

他愣了一下,煩躁的說,『你?你問我?這裡不是你家嗎?那浴室裡…浴室裡的拖鞋呢?』

愛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