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51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真不懂
為何我一定要喝點酒才寫得出所以然來
﹝所以然來只代表有東西,不代表東西品質﹞

總而言之
半夜偷開酒櫃翻出家中老酒等行為
不是什麼正常人的舉動

一往多年﹝是幾年阿?﹞過分矯情的詩風
本想嘗試寫點詠物的題材
﹝看來我跟凱沛小親親是剛好相反呢﹞
前些日子去書店與書共舞
那飛躍的圖片那狂癲的文字
還真是讓我體驗到一種莫明的巨大推進力
於是我在書店裡搖擺並滑動身軀﹝這是真的,感謝mp3﹞
當下砸了不少鈔票在店員臉上﹝賣了?﹞
所以我想寫這個
『你是何等的有魅力』

愛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Nov 24 Thu 2005 04:38
  • 何等


你是何等的有魅力

於是曾幾何時
我成了一面模仿你的鏡子
自己對自己搖臀擺尾
那是貪婪的尾椎還不肯進化阿
不肯進化的人性

白日我守獵
夜晚我倉皇而逃
拔腿奔離那屬於我的燭光
燭光下有桌滿滿的佳餚
卻是一片殘缺的國度
一夜無眠後
白日我守獵

愛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﹝這篇是矯情,沒啥米內容,只是發洩一下突來的澎湃激昂啊啊啊~~~﹞

今天又看了一次電視上播的非完整版『魔戒』三,雖然不是完整版的,但結局還是讓
我感動不已。最讓我感動的,就是Sam跟Frodo的感情,看著他們一起共患難論生死,
看著Sam的付出與Frodo的情境,看著他們額頂著額互訴對對方的愛與對Shire的思念
,幕幕都讓我想起Fool與Fizt。那額頂著額心靈相交的一刻。

愛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